当前位置: 首页-节目预告-农广之声-致富早班车

致富早班车

《转基因:我们的成果与专利》第三集

日期:2017-04-13            作者:             来源:

主持人田静:听众朋友,农民朋友们,大家好。之前的节目我们从一个故事讲起,讲述故事的老人叫黄大昉是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历任国家863计划生物技术领域专家委员会委员,可以说是转基因抗虫棉、抗病虫水稻、农业微生物基因工程研究和产业化领域的权威专家了。他在节目中回忆起了当年我国自主研发转基因抗虫棉花的艰辛过程,从无到有,从有到优,可以说中国转基因技术的研发道路走得比很多产业技术研发更为艰难,不仅要面对国外企业对于核心技术的漫天要价,还要面对舆论对转基因技术的种种误解。但是,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不少身在国外的中国技术专家和青年拔尖人才还是选择回国,这其中还有很多是在国外跨国公司里担任技术高管,或是知名高校的教授,他们为了报效祖国,为了加快国内转基因的发展,毅然回来了。经过20多年的发展,目前我国已经拥有1036项转基因方面的知识产权,在国际上具有重要影响力。

 

但是,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宣称转基因99%专利都被国外控制,中国的转基因粮食作物商业化之后,可能会涉及国外的知识产权问题,进而影响我国的粮食安全。事实真的如此吗?我国经过艰辛研发的转基因产品是否存在侵权隐患?目前我国转基因商业化的发展前景到底如何呢?为了给您一份科学权威的答案,我们栏目与中国农业影视中心、中央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基因农业网合作推出了《基因的故事》系列节目,我们将邀请权威专家学者将为您多角度、全方位进行讲解,揭开转基因神秘面纱。

 

—音乐淡入—

 

戴景瑞:中国工程院院士,玉米遗传育种学家,在国内率先创建了玉米转基因技术体系,育成中国第一代转基因抗虫玉米新品种。

 

黄大昉: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长期致力于植物病虫害生物学与农业生物技术研究,是我国力推转基因水稻的主要科学家。

 

刘银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知识产权法、科技法和生物技术法等。

 

—音乐淡出—

 

好的,听众朋友,农民朋友们,今天让我们接着昨天的话题,请三位科学家谈谈转基因的专利与成果。下面将时间交给现场主持人陆梅。

 

【栏目片花】绿色电波传递金色希望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 致富快车正在播出

 

陆梅:无论刚才二位提到的令人惊奇的能够提取人血白蛋白的转基因水稻也好,或者您提到猪、牛、鱼等等,为什么这么棒的转基因技术目前仅仅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只能在实验室里面孤芳自赏呢?

 

黄大昉:科学家过去往往从技术这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特别是安全性,做了大量的工作,证明了安全性也没问题。

 

可是,现在社会上的争议还是不断,所以很多老百姓主要是对转基因的新技术了解得还不太多,当然科技人员宣传也不够。在这种情况下,都有一些担心,也受到了社会上一些谣言的影响,把转基因给妖魔化了。

 

在这种背景下推进,这几年是放慢了。当然,我们非常担心,因为这会影响国家的科技竞争力和市场竞争力,特别是在国外的公司不断地一些好的产品开发出来,而我们自己的好产品又不能得到及时的、广泛的应用。我想这个因素,大家应该共同面对和解决。

 

首先,从公众来讲,可能要进一步加深了解。对那些不负责任甚至有恶意传播的谣言一定要给予揭露,不能让它祸害老百姓,把大家的思想都搞乱了。

 

再有一个,政府应该把握时机,及时的、积极的往前推进。

 

戴景瑞:我再补充一点。有这么几方面。第一个,为什么这么多成果还没有产业化,有多种因素。第一条,国际上反华势力阻挠中国的发展,提到这个水平上,怕中国进步,怕中国人民富起来,想方设法阻挠你的发展,这是一个根本原因,所以就利用各种形式来制造谣言,迷惑群众,这是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国内的少数对政府不满的人,对政府有成见的人,国内外互相呼应给政府出难题,制造谣言、编造故事、迷惑群众。

 

这是两个政治方面的因素,这是不可忽视的因素。还有一个因素,因为国内还有少数由于专业上的原因,或者由于产业的原因,具体讲,比如他是搞生态农业的,他对转基因认为它这个好像不科学,他认为生态农业是的,他就鼓吹他的研究方向,对这个采取抵制或者消极的态度。还有就是商业上考虑的,卖除草剂的,特别是卖杀虫剂的,因为抗虫基因就不用杀虫剂了,就不用打药了,这样的话推广转基因玉米,他就要治虫子的药,销路就造成影响了,结果就造谣了,那个东西抗虫玉米是有问题的,商业利益考虑也是一个因素。

 

还有一个因素,广大的公众,受上面几个因素的影响,他们就模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就形成了社会上的阻力,这就影响到了国家的决策。

 

陆梅:谢谢二位,从技术的角度或者从专业角度给我们解释,为什么这么好的转基因方法和成果、产品目前只是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并没有能够推广开来,没有能够产业化。我想听听刘教授,您从法律角度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银良:向前看,中国的农业要现代化,中国的农业生物技术产业要发展,应该重视三个方面的结合。

 

第一,技术研发。第二个,知识产权保护。第三,产业化。三个因素缺一不可,没有技术的研发就没有你的先进性,然后难以提高相应的品质和产量,没有知识产权保护也会处处被动,没有产业化,技术研发没有动力,知识产权保护也没有意义,所以产业化一定要重视。不然的话,我们一直在徘徊,别人一直在进步。

 

讲到转基因的问题,大家一直讲到转基因,其实现在很多的基因工程不光包括转基因,有可能让一个基因沉默,比如有一种技术让苹果里面一种基因沉默以后,切开以后长时间不变褐色,那是非常好的一项技术,在美国都已经上市了。还有土豆切开以后,你做色拉或者做别的非常好用,也没有有害物质的产生。

 

另外一种技术就是基因编辑技术,这几年发展得非常快。像基因编辑技术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都有非常多的专利申请,在中国专利局前两天查了一下,有国外的申请人也有国内的申请人,所以就技术研发来说,中国的研究机构和科研人员的水平一点不弱。如果产业政策比较好,有市场需求,技术的研发还有相应的知识产权保护跟上,这样中国的农业现代化才值得期待,否则越徘徊,别人一直在发展,我们就会越落后。

 

—音乐淡入—

 

知识链接

 

网络上有这样一个传言,我国转基因产业化是受利益集团操控。真的如此吗?知识链接小版块,我就来给您分析一下。

 

我国转基因的安全性研究工作是由国家财政资金资助,由政府组织第三方权威机构和科学家团队进行评估,最后经政府批准发放安全证书和品种审定证书,能否产业化由中央政府决定。

 

我国政府在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方面建立了完善的法律法规,成立了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组建了各部门各领域专家组成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认证了权威科学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能够充分保障我国的转基因安全管理和产业化决策公平公正,能够有力维护国家和公众利益。

 

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经过20多年的发展和积累,我国已经初步建成了包括功能基因克隆、遗传转化、品种选育、安全评价、产品开发、应用推广等各环节在内的转基因育种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体系,获得了一大批自主知识产权的基因和技术,转基因生物研发的整体水平在发展中国家居于前列,产业发展不可能完全受制于人。

 

这下您明白了吧。

 

—音乐淡出—

 

主持人:好的,欢迎回来。下面继续为您讲述《基因的故事》,请听主持人陆梅的采访。

 

小间奏

 

陆梅:我要问一个特善意的问题,如果常态下的技术是允许国际竞争的,就目前转基因技术的发展程度来说,咱们参与国际竞争有没有国际竞争力,会不会有引狼入室的危险?

 

戴景瑞:我认为不必担心这个事儿,刚才刘老师也讲过了,必须在斗争中成长,要是闭关锁国不让人家进来,自己没有对手,没有办法提升自己的水平。前些天有人说,咱们让他们进来,引狼入室。其实不要害怕这个问题,他们进来以后,我们才知道它有什么样的水平,水平如何,才有应对措施。如果它好,我们可以向它学习,在竞争当中提升我们的水平,只有在竞争当中不断提升,才能够满足社会发展的需求,逃避不是个办法。

 

陆梅: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激烈的竞争。

 

刘银良:在现在WTO的情况下,锁不住了,要符合国民待遇,否则就违反了国际条约,要正视这个问题。

 

黄大昉:另外,现在不光转基因问题,在其他一些高科技的发展里边,我觉得中国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信。按照习总书记讲的,在创新里,一定要抢占国际制高点,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就拿转基因技术来讲,我一开始就讲到,咱们国家已经有了30年的积累。现在我们在世界上是一个什么地位呢?我们在世纪之交的时候,很有可能抢到世界前列去,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我们停下来,所以我们现在滞后了。尽管滞后了,产业化的推进滞后了,可是总体实力还摆在那儿。

 

至少有三点。

 

第一,我们已经有了一个独立的、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从基因克隆一直到最后产业开发、安全评价的转基因技术的一个技术创新体系。目前,除了跨国公司、一些发达国家,很多发展中国家还不完全具备,我们现在具备了。因为刚才谈到的这些例子,都有我们自主知识产权,说明我们有这个实力的。

 

第二,我们有了一批成果,刚才也谈到了。

 

第三,我们有了一支可以跟国际上比肩的科技研发队伍。我们搞转基因重大专项的骨干人员就接近一万人,你可以了解一下,国际上有哪个国家有这么强的从事转基因和生物研究的队伍,这还不算,医药生物技术、工业生物技术,光是农业生物技术就有这么多人。所以,成果、人才、体系,我们都具备。

 

当然我们也要承认,我们现在还有不足之处,可是这个不足之处就跟戴先生讲的一样,我们只有在竞争中不断提高、完善,使我们发展得更好更快。所以,这个自信心非常重要,我觉得现在很多问题出在于我们缺乏自信心。

 

陆梅:最后,想请问三位,关于转基因重大专项目前已经取得的成果,三 位是怎么看的,尤其是戴老和黄老,两位作为亲历者。

 

戴景瑞: 我先说几句,最近几天有专门的会议研讨,向国家汇报专项取得哪些成果,其中有9项标志性成果,我就不一一列出,但是可以概括地说。

 

这9项成果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这是没有问题的。这个成果来之不易,费了很大的劲。而且这些成果是当前国家产业发展迫切需要的一些成果。举个例子,刚才说过的转基因水稻、转基因的玉米,还有转基因的大豆,包括动物方面刚才说的,比如猪、牛的肌肉的瘦肉率的提升。还有在医学上应用的,刚才说的白蛋白。归纳出9项成果,这些成果都是具有产业化前景的,应该说在这方面应该很有信心,只要条件成熟,广大公众也迫切欢迎,我想政府就会放开产业化这条大道,我觉得前景是非常广阔的。

 

再说一句,这个竞争力还是有的,跟国际相关的产品比较,我们还是有相当的竞争力的,这个大家不必担心。有人说,我们一开放,人家进来怎么办。一个是转基因本身的成果,另外转基因的成果要落实到一个产品的载体上,这个载体本身有很多的标准。比如玉米,中国的玉米品种,美国的品种拿来不一定适合中国的环境,它毕竟有很多的基因在里面。但是咱们中国的玉米是中国的育种家自己搞出来的,完全适合中国方方面面的需求,再加上咱们不亚于他们转基因水平的技术,所以我们不害怕他们过来,更不害怕他们打过我们,我们的产品是有相当的市场需求,有相当竞争力的。

 

刘银良:就那个专项,我刚才听黄老师说的,现在已经有一千多项的专利,这是确定的成果,这是非常大的一些进步,因为一千多项专利是非常强的,也是一个产业化的非常有力的支撑,所以我是希望保证安全,然后完善管理的情况下,尽快地产业化推进,这样才可以。

 

因为今天中国面临的形势,今天的争议,其实在90年代,在美国同样存在,但是美国很理性地进行了产业化的政策,这个也是中国政府要理性地作出决策,这也是一个历史性的选择。

 

戴景瑞:再补充一句,利用这个机会,呼吁一下。因为前不久,我到通辽去看了,通辽是玉米主产区,玉米面积相当大,一千多万亩。今年玉米钻心虫爆发性的增长,就是玉米螟。几乎所有的玉米,每一棵玉米上都有虫子钻的眼,果穗也被咬了,台风过境,玉米全部倒折,我看过之后很痛心。通辽地区是玉米螟爆发很严重的地区,它爆发的状况比我们在实验地里面,人工接玉米螟的虫损害都没有那么厉害,天然发生的,几乎100%的玉米都受到虫子的侵害,说明生产上迫切需要转基因玉米的推广应用,广大的农民也特别希望能够早一点开放,这是一个国家农业发展特别是玉米产业发展的迫切需求,所以呼吁有关方面能够积极了解情况、了解需求,推进产业化的进程。

 

陆梅:谢谢您的呼声!黄老。

 

黄大昉:刚才对咱们国家实施转基因重大专项以来获得的成果也表达了我的意见,我们应该充分肯定,而且抱有坚定的信心,然后把这些成果尽快产业化。

 

我也觉得,我们确实也要看到我们的问题,产业化推进是要靠企业去做的,不是科研单位或者大学做的。现在国内的产学研的结合,跟国外比还有一定差距,因为国外是跨国公司的体制,它把不同的学科、生产的不同链条组装在一块进入市场,而我们目前来讲产学研还有一定的分割,这是致命的问题。需要在产业化过程里进一步发展完善。

 

现在科研单位、学校也好,都把刚才谈到的这些好的产品,好的技术转给了企业。企业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也涌现了一批优质的种业公司,比如大北农、奥瑞金、隆平高科等等,这些企业也发展得很快。

 

可是,如果不能产业化,科技人员还可以继续拿国家的课题经费搞科研,而企业的积极性就会严重挫伤,而且企业就发展不起来。企业发展不起来,就谈不上以后的产业化。

 

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也应该面对,应该正视,所以现在应该给企业一个更大的支持和鼓励。

 

我知道的这些企业,很多人是来自国外的,很多都是在国外跨国公司里面都是技术高管,他们为了报效祖国,为了加快国内转基因的发展抛家舍业回来了,有的还是千人计划,回来以后,看到我们产业化停滞,政策不明朗这么一个状况,他们也很担心,情绪也受到了一些影响。而且这个状况再停三年五年,这些企业也很难再维持下去。

 

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在积极推进转基因重大专项的同时,要给予企业更多的鼓励和支持。

 

陆梅:当你有了一个技术一个手段以后,如果你自己不加以产业化,自己不去进一步推广他,那别人有可能就做了,比如国外的一些人就做了,这是一种情况,还有一种情况是,我们国内的一下企业,他看好这项技术以后,在国内没有适当的土壤,他是不是也会另寻他路呢?

 

戴景瑞:我觉得这个问题从两方面看,一方面是我们的成果除了要造福国内,推动农业发展,我们也要走出国门,我们现在改革开放了,也有有些国家需要我们的技术,比如:当年我们的抗虫棉,除了占领我们国家自己的市场以外,我们还和印度的公司签订了协议,把技术转让,所以在印度等于打入了他们的市场。还有一方面,有些成果,我们国内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及时转入市场,走向产业化。作为一个企业,他要考虑生存,逼着他走到国外去,比如说:咱们的转基因的大豆、玉米,现在在国内我们不能得到产业化,竟管安全性也没有问题,大北农公司他们就考虑到,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坐以待毙,他们就积极地跟阿根廷的企业签协议,在阿根廷种植我们的转基因大豆,目前这项协议正在实施的过程中。不过从这个例子值得我们深思,我们可以到国外发展,为什么国内不能够首先发展,我想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进一步的研究。

 

主持人:好的,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非常感谢戴老、黄老和刘教授,感谢三位专家为我们介绍了这么多转基因知识产权的问题和我国在转基因领域所取得的成果,句句都是肺腑之言。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理查德说过,我们要反对敌人,而不是反对敌人手中的武器,如果我们把农业生物技术的竞争和以及农产品市场的争夺看成一场商业战争的话,那么转基因技术就是决定这场战争走向的关键性武器。很多人说,面对这样的竞争,我们放下武器直接投降好了,而今天两位专家和一位法学专家跟我们说,面对这样的战争,我们要有足够的信心,而且以特别积极乐观的态度面对这个理性的科学问题。在今后的节目中,我们将为您介绍更多基因故事,敬请期待。好的,感谢三位专家的精彩讲解,感谢陆梅的精彩提问,也感谢听众朋友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栏目片尾】好,听众朋友们,又到了节目结束的时候了,感谢今天专家的精彩介绍,也感谢听众朋友您的收听。如果您对节目有什么意见或建议,需要了解节目相关资料、收听更多的节目,与我们在线交流互动,可以登录中国农村远程教育网、央广网。同时欢迎您关注“农广微教育”微信公众账号,每天与您分享更多精彩内容。我们的通讯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街农业部北区24号楼,中央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广播教育中心,邮政编码:100125,热线电话是:010-59196068转8008。欢迎您继续收听中国之声其他的精彩节目。

附件

相关文章

推一把28推百度